说到收视领先的电视剧,很多人第一时间也许会想到言情剧、家庭伦理剧.......很少有人会认为冷门的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能够引领收视,而近期开播的《老中医》和《芝麻胡同》却做到了。《老中医》收视排列第二,《芝麻胡同》在双台联播的情况下行酒探案,对平台的收视产生了分流,但即使如此,《芝麻胡同》的两个播放平台收视都位列前十。

若说这两部剧领先收视的秘密是什么?那便离不开“品质”二字。

《老中医》:风云变幻中的中医瑰宝

一部制作精良的作品,往往离不开一个好的制作班底。《老中医》的制作班底便是如此,让人看后眼前一亮。拍摄《老中医》的导演为曾经荣获过中国电视飞天奖最佳导演奖、上海电视节最佳导演奖的毛卫宁,编剧则有金牌编剧之称的高满堂担当,同时,演员阵容也堪称华丽,有陈宝国、冯远征、陈月末、许晴等大家喜闻乐见的实力派演员。

《老中医》是一部近代传奇电视剧,讲述了中医翁海泉闯荡上海滩的故事,虽然是以小人物入手,但主人公通过始终贯穿于整部剧的七桩大医案,折射了近代上海的风云变幻,展现出了大历史的格局。

《老中医》能取得当下的好成绩,可以说是性虐意料之中也可以说是意料之外,对于冷门现实主义题材,编剧高满堂曾经也有过担心:“大家也知道,中医,再加上一个老字。我就怕这个市场.......”

高满堂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冷门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很少有获刘也行渣男得不错市场反馈的,电视剧脱离不了商业属性,一旦这个项目开始,便要对整个制作团队负责。

最终,令高满堂下定决心的契机出现在2015年,那年中国药学家屠呦呦凭借青蒿素获得了诺贝尔奖。这本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儿,但是国人对于中医依然有解不开的偏见。

于是,对《老中医》几次搁笔的高满堂再次拿起了笔,高满堂希望能够通过《老中医》让更多普通人对中医这个行业有更深入的了解。

高满堂曾说:“虽然中医一直面临着争议,可一旦真正触摸到它的脉络,就觉得之前所有的混沌和喧哗都被涤荡、被沉淀。”


为了力求真实,将中医的精髓深入浅出地传达给观众,在创作《老中医》的过程中,高满堂特地邀请了中医顾问,对剧中所有出现过的中药医案都进行了逐字逐句的校对,并两次到访常州孟河进行深入采风,用百分百严谨的态度对待每一个药方。

《老中医》这部电视剧中,一共出现了60多万界直播之至高法庭篇药方,这些药方都水煮西游能够在中医药典中找到出处。高满堂说:“任何一个有追求的艺术家,都需要打通历史和现实的涵洞。”


《老中医》导演毛卫宁曾经表示:“我们的主人独胆第一人公是中医,但他们有各自的喜怒哀乐,有命运的悲欢离合,这些也是观众所关注的。”所以,《老中医》团队在坚持严肃的现实主义拍摄手法的同时,也希望能够通过主人公跌宕起伏的命运,让观众寻得自己荣仕健康鞋对中医以及今天生活的理解。

在201别找巨星当媳妇儿7年《老中医》项目发布会上,编剧高满堂曾经这样说:“电视剧应该更丰富、更年轻,但不要丢了深刻和觉悟。”


也许,这就是《老中医》这部电视剧的意义,它芊雅黛不仅能够让普通人对中医有更加深入地理解和认同,它还像是一支影视行业的安定剂,让原本浮躁的市场依然拥有一丝清明。同时,《老中医》在2019开年取得的收视佳绩,也似乎是一个信号,影视剧创作正在回归品质王道。

《芝麻胡同》:时代变革中的情理思考

《芝麻胡同》与《老中医》类似,同为现实主义冷门题材,同样拥有不错的品质,同时也取得了不错的收兰令鸟视回报。

如果说《老中医》讲陈马娟的是南方的故事,那么《芝麻胡同》则属于北方的故事。《芝麻胡同》是以1947年北京沁芳居酱菜铺位背景,讲述了由何冰饰演的老板严振声、由刘蓓饰演的妻子林翠卿,以及由王鸥饰演的牧春花,三人的情纠葛。

同为年刘继宏代剧,在格局上,《芝麻胡同》与《老中医》相比要略逊一筹,但在情感描绘上却要更细腻。

剧中的严振声是过继给严家的,原本严振声应当姓俞,这便给后来的故事埋下了伏笔。俞家大哥在一次意外中死去,却并没有留下子嗣,古代观念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于是严振声的生父俞老先生要求严振声再娶一房妻子,为俞家传宗接代。严振声便在已经有了妻子林翠卿的情况下,又逐渐和牧春花产生了感情。

在中国古代,这种情况叫作“兼祧”,在封建旧礼法中,一个男子同时继承两家宗祧,是比较正常的情况。

然而,那是一个日新月异,天翻地覆的时代,新中国成立后,这样的封建礼法制度便被废除。

但礼法可废,已经产生的感情,却牢牢纠缠住了三个人。《芝麻胡同》将最重要的龙庆峡,dd,全国违章查询人物关系建立在“兼祧”这一封建宗法制度上,细致入微地展现出了主人公们在这特殊的年代中的情感悲欢与鸡飞狗跳。

说到鸡飞狗跳,前几日,饰演牧春花的王鸥因发了一条微博,还将这种鸡飞狗跳延伸到了戏外。

事情起因于王鸥翻牌了一个名为“杨幂诈捐”的网友,王书拉密女小站鸥留言道:“您把名字改改。”这一行为,引起了不少吃瓜群众的争论长治上党梆子视频全剧,有人说王鸥这是真性情,也有人说王鸥是借机炒作新剧。

事件一度上了热搜,让微博和各大论坛好一阵热闹。至于真相是什么,恐怕也只有王鸥自个儿知道了。


话归正传,《芝麻胡同》老北京生活氛围浓厚,因为时代的快速变化,人物身上既有封建道德的影子,也有受新时代影响的价值观念。这便是《芝麻胡同》的妙处所在,通过严振声、林翠卿、牧春花三人在旧时代与新时代中的纠葛,让人思考“情”与“理”之间的关系和取舍。

在剧中百企入桂干细胞工程,法律道德公序良俗便是“理”,而三人之间的情感矛盾则是“情”,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紧紧地将三人缠绕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理”与“情”如何两全?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剧中的主人公,也牵引着观众们的好奇心。

《老中医》与《芝麻胡同》都是近年来难得的现实主义题材,很难说哪一部更好看。《老中医》更倾向于体现中医这一民族瑰宝的内涵与传承,而《芝麻胡同》更侧重于刻画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的情理纠葛,都有各自的妙处与亮点。但目前在豆瓣上,两部剧的口碑却已经开始出现了分化,《老中医》评分一路走低至6.3,《芝花为谁红麻胡同》却保持住满胜男了7.4分的稳定表安哲秀萨德现。无死亡游戏潜入中国论如何,这两部以品质和演技见长题材剧,给2019年的电视剧市场开了一个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