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继续阅读冈田武彦的作品《王阳明大传:知行合一的心学智慧》。

上期,我们读到王阳明运用心学的力量与智慧,以绝对的劣势兵力,平定了差点导致明武宗天下覆灭的盖世奇功。

挽救明朝于危难之际的王阳明,他的人生会因此迎来最高峰吗?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阅读吧!

当皇帝想过一把御驾亲征的瘾时

王阳明神速果敢地平定了宁王之乱,皇帝应该对王阳明予以重赏才是,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起初,朝廷接到王阳明上奏宁王叛乱的奏折后,便立即令许泰、江彬、张忠、张永等人处理此事。

当朝廷还在筹集平乱的粮饷时,就收到宁王之乱已平的消息。

许泰、张忠等佞臣因为无法在皇上面前邀功,所以拦下王阳明的捷报奏折,秘密上疏,建议武宗御驾亲征。

玩心极重的明武宗非常喜欢驰援藏金谷许泰、张忠等人的提议,他自称“总督军务威三泥鱼武大将军总兵官”,决定前往江西御驾亲征。

朱一龙 饰 明武宗朱厚照

听到武宗将要御驾亲征的消息后,王阳明立刻上疏谏阻武宗。

王阳明认为朱宸濠既被擒,如果武宗再御驾亲征的话,不但会有无妄之灾,同时还会导致民力疲敝。

许泰等人又想出一条愚蠢的奸计,即在鄱(p)阳湖上放走朱宸濠,然后由武宗亲自率兵督战,生擒朱宸濠,凯旋返京。

在鄱阳湖上释放朱宸濠一干人等,会招致天下大乱。所以,王阳明不愿意交出俘虏。许泰等佞臣大怒,破口大骂王阳明,造谣王阳明之前与宁王私通。

太监张永深知王阳明忠心耿耿,以调查朱宸濠谋反的详细情况为名,先行来到浙江省杭州府等候王阳明上交俘虏。

王阳明见到张永后,对他讲明了江西的实际情况:“江西民众先遭遇宁王叛乱,后又遇上旱灾,且要供给军饷,他们困苦到了极点,就会逃到山谷里聚众兴乱,天下很快就会成土崩之势。”

张永表示理解,但提醒王阳明:“对于皇上,顺其意而行,犹可挽回。万一逆其意,甴曱怎么读只不过是激起小人的愤怒,对于天下大计没有帮助。”

王阳明认为张永的话有道理,于是将朱宸濠等一干俘虏交给了张永。

人生最难受的是忠而见谤、信而见疑

正德十四年、正德十五年,立下赫赫战功的王阳明受奸佞迫害,所处境地极为艰难。

许泰、张忠一直想要设计陷害王阳明,他们在南昌查出不少所谓的“阳明与宁王相互勾结的证据”,比如宁王曾私下写信给别人,说“王阳明亦好”;王阳明派弟子冀元亨去朱宸濠处,是为了交通宁王等等。

事实上,在宁王叛乱之前,驴性交王阳明必须一直和宁王打太极拳。因为只要宁王一日不反张佳奇,他都是王爷,任何江西的官员都得罪不起。

如果这也算私通宁王,那真是天大的冤屈。


刘红雨 饰 宁王

京城也有很多金手指乐队想整王阳明的人。那些曾经拿了宁王贿赂的人,还有一些嫉妒王阳明功劳的人。

大学士杨廷和忌恨王阳明把功劳全都归功于兵部尚书王琼,所以也排挤王阳明。

因实行的种种奸谋都没能奏效,张忠、许泰等人便私自逮捕了王阳明的弟子冀元亨,对其严刑拷问。冀元亨最终蒙冤入狱。

几年后,冀元亨被平反,但出狱五天后便去世了。这成为王阳明心中难以审计署陈健愈合的伤痛。

正德十五年(1520)正月,许泰、张忠等佞臣又向武宗进谗言,说王阳明企图谋反。武宗听了之后,按照许泰、张忠等人的提议,命王阳明立刻前来谒见。

一直敬重王阳明人品的太监张永,立刻将许泰、张忠等人的奸计告知了王阳明。宋罡昀王阳明得知后,立即起程离开南昌,前往南京谒见武宗。

在前往南京的途中,王阳明在金山寺写了几首诗,其中有一句:舟人指点龙王庙,欲话前朝不忍听。

这意思是:艄公指着祈雨用的祠堂,准备讲述一些前朝的故事,但我想到自己的现状,不忍聆听。王阳明借此吐露了自己忧郁憋屈的心情。

宁王之乱爆发时,王意千重,四十不惑是什么意思,男欢女爱阳明无暇顾及祖母的葬礼,无法顾及病重的父亲,更顾及不了自己的病体,毅然赴国难,实在需要很大的勇气。

所谓“首义”最难,第一难在万一宁王成功做了皇帝,他兴兵讨伐宁王的举动,将给整个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第二难是自己很可能会兵败受辱,因为当时的形势是举国观望,除了他召集的各州县的几千士兵,外省没有来一支勤王之师。

人生最难受的是忠而见谤、信而见疑。如此舍身为国、戚世钦如此忠心耿耿,却被污蔑为与叛军是一伙的,他内心难受至极。

心灰意冷的时候,他甚至对自己说:“以一身蒙谤,死即死耳,只是老父怎么办?”他又对学生说:“此时若有一孔可以背上老父逃跑,我就永无怨悔地一去不复返了。”

百死千难致良知

正德十六年(1521年),王阳明于江西南昌首次向世人揭示“致良知”说。 王阳明说,自从经历了宸濠之乱和张忠、许泰之变后,他越发相信,良知足以使人忘却患难,超越生死。

他在给高足邹谦之的信中又说:“近来信得‘致良知’三字,是真正的圣门正法眼藏。以前对此还有所怀疑,现在自从多事以来,才明白只需要良知就够了。

拥有良知,好比驾驶船只时掌握船舵。平静的水域或者浅滩,自然一切顺利。即使遇到颠风逆浪,有船舵在手,也可以避免沉船被淹死的危险。”


王阳明把良知看作千古圣圣相传的一点骨血。为什么这么比喻?中国自古就有传说,将活人的血滴到死者的骨头上。如果有血缘关系,就会渗入骨中,当场可验明。

王阳明用滴骨之血这个传说,阐明了良知的能力,即当场可辨善恶的先天知觉。他又将良知可以消除自私自利之念的力量比作在大熔炉中放入雪,瞬间即化。

王阳明正是经历了百死千难,尤其是在经历了宸濠之乱以及张忠、许泰之变后,才开始把良知作为千百年来圣人代代相传的圣门正法眼藏来信奉的。

什么不安理智是良知?王阳明说:“良知者,孟子所谓‘是非之心,人皆有之’者也。是非之心,不待虑而知,不待学而能,是故谓之良知。”

在王阳明看来,无论圣人还是凡夫,无论贤士还是愚人,无论学者还是白丁,只要是人,心中皆有良知。这是永远不灭的光明,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东西。

只要在事事物物上都“致良知”,那么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圣人。只要听从良知的命令,无论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轻松克服,蔬果村的故事并且不会误入歧途。

事实上,在许泰、张忠之变后,世人对王阳明的攻击和非议并没有停止,而悟到“致良知”的王阳明并没有因此而改变自己的学说,或者感到消沉悲观,而是淡然地面对攻击和非议,把它们看作磨炼心智的“事”。

衣锦还乡,谢辞封爵

正德十六年(1521),朝廷因王阳明平定了宸濠之乱,封王阳明为新建伯,并下旨任命其为南京兵部尚书兼光禄大夫、柱国,每年可享禄米千石,追封王家三代及其妻室,并赐诰券令其传给子孙后代。

这对于王家来说,是无上的荣誉,但王阳明并没有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一封号。


嘉靖元年(1522)正月,王阳明上疏,辞让新建伯这一爵位,却未被批准。七月,王阳明再次上疏请辞,还是没有得到批准。

为何王阳明两次请求辞退封爵呢?是因为平定宸濠之乱后,王阳明上报了自己将士的军功,朝廷明里予以褒奖,实际却没有全部兑现。

有些将士的功绩被删改,有些将士甚至受到处罚,有些将士被授予有名无实的职位,或被任命为闲职,或被诬为不忠加以贬谪。

那些和自己患难与共的将士全都忠心耿耿,国难当头,挺身而出。然而,他们的功绩不但没有得到褒奖,反遭朝中奸臣的谗言嫉妒。

这种情况下,自己不能独自享受恩典。由此可见阳明先生的高尚品德。

最后的出征

嘉靖六年(1527),王阳明在故乡讲学的安稳生活结束。 这一年五月,朝廷命令王阳明去平定思恩、田州青橙奖的叛贼。

对此,王阳明起初上疏表达了请辞之意,大铁人17号他说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好,“每次一咳嗽,直到咳得昏厥才停止”。但朝廷有了难题,就想让王阳明顶上。

值得注意的是,思恩、田州叛乱对朝廷来说其实不是什么大的难题,正如王阳明所新编训犬指南说,“只是疮疥之疾”, “无大紧要”。

只不过是由于朝廷内部斗争,才让重病缠身的王阳明到酷暑的边境之地平乱。

思恩、田州叛乱的头目卢苏、王受久闻王阳明的大名,他们见王阳明赴任后立即解散和撤退数李华手机今日报价万名守备兵,于是派遣十几名部下来到南宁府王阳明军营前,请求投降。

后来,两人又亲率部下头领数百人来到王阳明军营,以绳索捆缚自身,表示投降。

王阳明对卢苏和王受说:“你们这些人占据险要,拥兵作乱长达两年多,上使朝廷忧虑,下扰三省百姓生活,不惩罚不足以平军民之愤怒。今天免去你们的死罪是天地有好生之仁德,给你们杖刑是我作为人臣守法之义。”

于是,将二人各处以杖刑一百。杖刑结海龟汤题目大全束,士兵们给两人松绑后,王阳明来到乱贼的军营,对众人加以抚慰,众人感动得声泪俱下。王阳明又让七万余名港联海场站贼兵全部回乡。

就这样,思恩、田州之乱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平定了。王阳明倍感欣慰地说:“不折一矢,不戮一卒,而全活数万生灵。”

接下来的断藤峡、八寨的叛贼,也很快被王阳明平定了。

王阳明在给朝廷上奏捷报的同时,也向朝廷提出回乡养病的要求,但两次奏请都没有收到朝廷的回复。

王阳明的身体状况极度恶化瘦妮小腹,他自己描述说:“遍身肿毒,喘嗽昼夜不息,心恶饮食,每日强吞稀粥数匙,稍多辄又呕吐。”所以,他等不及收到朝廷的回复就起程回乡。

嘉靖七年(1528)十一月二十九日,王阳明所乘之舟停靠在离江西南安不远的青龙铺。王阳明病逝于船上,享年五十七岁。他临终给侍奉于床前的周积留下一句遗言:“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结语

今天,我们读到王阳明从百死千难的人生中,得出了“良知”是心之本体,是人人皆有的光亮,也是我们每个人度过人生险滩的船舵。

这是多么振奋人心的学说,它既可以振奋弱王苏菁者的心灵,也给深陷权力和名利旋涡而不能自拔的人们指出了一条正大光明、强而有力的生存之路。

截止今天,我们十期的共读就结束了。我们读完了王阳明波澜壮阔的传奇一生,也了解了他的心学是如何在坎坷的人生中逐渐萌芽、发展,乃至臻于完善的,对心学的核心精髓也有所了解。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