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祖贤的父亲王耀煌,年轻时是台湾地区著名的篮球运动明星,对于这个家中最小的孩子和唯一的女儿,父亲十分宠爱,爸爸每次去体育馆集训,都会将她带在身边,令她从小练就一身好球技。王祖贤也继承了父亲的运动天赋,一度曾想做职业篮球运动员。

王祖贤有多爱打篮球呢?1990年她来大陆省亲时,曾顺道去北京故宫拍广告外景,然后找了地方去打篮球。

但父亲觉得女儿身体太单薄了,训练又太辛苦了,舍不得她继续。一直到女儿进入又退出娱乐圈,父亲也总是舍不得她受伤害。

自从父亲两年前去世后,52岁的王祖贤似乎有种万念马跃大唐俱灰的感觉:我已经把最好的一面留在银幕了,那些年,我已经尽力了,以后也不会复出,从此一心向佛。

如果三十年前,父亲知道等待女儿的,是一条铺满鲜花和荆棘的道路,会不会阻止一脸单纯的女儿走向娱乐圈?

香港电影辉煌时期的“霞红玉贤”,如今都远离了银幕。65岁的林青霞成了女作家,还参加了真人秀;59岁的钟楚红成了摄影家,过着精彩的单身生活;55岁的张曼玉成了女歌手,怡然自得地开拓着人生的另一种可能;而52岁于和伟,半泽直树,极品狂少的王祖贤却已看破红尘,她希望她作为明星的人生,定格在15年前—alastorlol—那是她息影之前的最后一部作品:《上海故事》,梁浦行曹植她拍完之后,就挥挥手告别影乒坛女将入韩籍坛了,连之后的电影节都没有参加。

她隐居海外,总想避开这个名利场,但人们似乎总不放过她,在她隐退的这十几年来,经常有网友会激动地炫耀:我在加拿大看到王祖贤了;也总有媒体会翻她的旧账,查到她似乎有个私生女,怀疑她整容了,听说她有新恋情了,而她,也是以前那么冲的个性,一言不合就出来声明:没有私生女,没有整容,没有新恋情!

王祖贤的49岁生日时放出的自己照片

媒体的试探的确有些烦人,但我们也想看到她出来:希望她与这个凡尘俗世有一点联系。但这次,她说她看破红尘了。

这个红尘总是一点一点地凌迟着她,现在,“小倩”用自己的方式,与这个红尘做了切割。

王祖贤是在2001年决定去加拿大的,当时,她在香港被林建岳的母亲骂道“就当儿子找了个鸡”而形象大跌,在台湾,和齐秦反反复复的恋情又因为齐秦冒出来一个私生子而彻底结束。

在心高气傲的王祖贤看比利的早年生涯来,无论是感情还是事业,都是彻底的失败。以她的性格,她没有办法在这个充满是非和伤心的地方继续工作和生活。

在25岁之前,王祖贤的人生一直都是一帆风顺的。她15岁时就因为拍摄“Adidas”广告被发掘,17岁时,就主演了电影《今年的湖畔会很冷》,之后就签约了香港邵氏电影公司;20岁时,主演了那部著名的《倩女幽魂》。

徐克和施南生筹拍《倩女幽魂》时,理想的女主角是当时的日本人气偶像中森明菜,但对方并没有答应徐克的邀请。

这是徐克画的小倩洗发图,就是照着中森名菜的样貌画的。

正当导演举棋不定时,很多新人女星都毛遂自荐(包括后来张学友的妻子罗美薇),王祖贤也主动打电话给施南生要求试镜,但施南生当时根本没有考虑王祖贤,认为她个子太高,太阳光,太现代化,而且体格健壮,根本不适合演女鬼,便婉言拒绝了她。

于是王祖贤亲自找到徐克导演要求试镜,因为之前她和徐克导演曾合作过电影《打工皇帝》,那次合作很江梦娴连曦皖愉快。徐克虽然也对王祖贤不抱什么希望,但也不好意思拒绝她,但等王祖贤的试妆照一出来,徐克立刻被震慑到了。

王祖贤得到了这个角色。这部30多年前的电影,即使放到现在来看,依然是难以逾越的经典。徐克的导演、程小东的武打、张叔平的造型设计、黄霑和戴乐民的音乐,张国荣演的无辜书生,香港电影界最出类拔萃的人物合作而成了这部经典。

但这一切,最终都需要一个完美的女主角来点睛。

谁也没想到,一向给人开朗明媚感觉的王祖贤,居然能完美演绎这样一个清冷、婉约、哀艳的女鬼。

聂小倩因此红遍整个东南亚,一直到现在,很多当红的韩国明星,如苏志燮、金钟国、金桢勋、李俊基等,在接受采访时,都说王祖贤是他们的女神。

《倩女幽魂》系列一直拍了三部,书生从张国荣换成梁朝伟,但聂小倩一直都是王祖贤。

徐克对于王祖贤的欣赏也促成了另一部经典作品《青蛇》,王祖贤在《青蛇》中饰演白娘子。

虽然很多人觉得张曼玉饰演的小青盖住了王祖贤的风头,但这是剧本和角色所限定的,王祖贤在《青蛇》里,展现了和《倩女幽魂》中完全不同的气质:风情万种而端丽温婉。

那个黄金时代的香港女明星,大部分都风情万种。而王祖贤的风情在于,虽然妖媚,却丝毫没有狐媚的感觉。

这可能是因为她那双与众不同的眼睛,她的眼睛很媚,似乎有千言万语却欲语还休,但又不只是媚,还带着少女的楚楚可怜和少年的冷冽英气。——很难相信,一双眼睛,会间杂着这么多的情绪。据王祖贤自己透露,很多人和她讲话时,都不怎么敢看她的眼睛。

有人觉得,王祖贤只是眉目如画,只是美,才会让人觉得她是最美的聂小倩。

但她本人并不是聂小倩的气质和性格,从她百般争取这个角色的执拗劲儿就知道,她说:“我从小想得到的东西,皆积极努力争取,那种收获的感觉才像真是的。”

刚到香港时,王祖贤签的经纪人是陈自强,陈自强公司囊括了著名的“霞红玉贤”,同公司的林青霞、钟楚红、张曼玉都比她红,比她出道早,王祖贤感觉自己不受重用。

在与记者聊天时,一向爽直的她,就向在场记者埋怨道:我进入公司后,就被拨到新人部,没有什么机会,感觉被打进冷宫,机会都给林青霞、张曼玉她们了。

这种性格,用在工作上的确是件好事,但用在感情上,却可能伤人伤己。

王祖贤和齐秦是在拍电影《芳草碧连天》时认识的,当时王祖贤19岁,齐秦26岁,已经凭借《北方的狼》在歌坛崭露头角了,《芳草碧连天》是专门为齐秦而拍的电影,在挑选女主角时,齐秦一下子挑中了王祖贤。

但王祖贤一到机场,看到捧着花来接机的齐秦就说:我最不喜欢花。接着又向制片人抱怨:他怎么那么矮啊?

是的,王祖贤身高173,齐秦身高172。但齐秦一听这话差点被气疯了,想上去给她一拳。

幸亏他忍住了,要不然,就没有后来的爱情以及那些见证爱情的歌了。

据说王祖贤是听了齐秦唱歌之后迷上他的,在这段恋情中,她也是主动的一方。两个人很快陷入热恋。但王祖贤拍完这部电影之后,就去了香港发展。

热恋的恋人被分开后,会成为诗人。齐秦那首著名的《大约在冬季》,就是为了这思念而写的: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日子里你要保重你自己。

那是两个人恋爱最甜蜜的时期,也催生了无数经典。王祖贤拍了《倩女幽魂》系列、《潘金莲之前世今生》《阿婴》等电影;而齐秦则创作了《思念是一种病》《爱情宣言》等歌曲。

只有相爱的人,才会迫不及待地想向全世水浒少年第一部界宣布他们的爱情,想在百忙之中也要抽空飞去看一下对方:这是我的爱情宣言,我要告诉全世界,我相信婴儿的眼睛,我不信说谎的心,我相信患难的真情,我不信生生世世的约定。

但是,长时间的异地恋爱,在过了最初的甜蜜和热情之后,就会经历辛苦和平淡。

到了1993年,王祖贤的事业到达了巅峰,在这一年里,她拍了8部电影,常常是连续通宵开工;而齐秦却遇到了事业瓶颈期,经常酗酒消愁,并没有心情去看望和陪伴累得要死的女朋友。

这时候,王祖贤的生命里出现了另一个男人。

林建岳是因为看了《画中仙》(1988)喜欢上王祖贤的,他托了各种关系才认识了王祖贤。

王祖贤一开始很讨厌他。林建岳是著名的花花公子,他的爸爸是亚洲电视台和丽新集团老板林百欣,他的家族企业是香港十大财团之一。

在王祖贤之前,林建岳跟娱乐圈不少女明星都有绯闻,而最关键的是,当时林建岳已经结婚好多年,他的妻子谢玲玲也是台湾女明星,当时已经育有一子一女了。

林建岳的妻子谢玲玲是台湾童星,两人结婚时,谢玲玲24岁,林建岳23岁。

林建岳对王祖贤很有耐性,一直锲而不舍追了三年多。当然,这也没妨碍他继续跟原配妻子继续生第三、第四、第五个孩子。

很多人觉得王祖贤最终被林建岳软化是因为钱。

可如果王祖贤真那么爱钱,她一开始就不会选择齐秦,而且当时她在香港已经很红,追她的豪门公子应该不少,她依然能和齐秦坚持长达7年的异地恋。

只能说,林建岳的出现,是王祖贤生命中的一个劫数。

在她最脆弱最需要关怀的时候,可能对方一个温暖的举动,徐涅沙就小水的除夕能将她打动。何况是长达三年多的嘘寒问暖呢。

俗话说,烈女怕缠郎。林建岳除了追女人有手段有恒心之外,还让王祖贤有一种依靠的感觉。

当时香港娱乐圈很乱,连梅艳芳刘德华都曾被黑社会胁迫拍片,王祖贤也不例外。而林建岳利用自己的势力,替王祖贤解决了很多麻烦,这对独在异乡打拼、没有背景的王祖贤来说,无疑是个很大的触动。

1993年,王祖贤被传和林建岳的绯闻时,王祖贤一开始是否认的。一直到林建岳和妻子分居之后,两人才开始公开双宿双飞。

1993年圣诞节,王祖贤与林建岳双双出国度假,先后飞往加拿大、拉斯维加斯及夏威夷,直到次年1月10日才返回香港。

香港媒体全程报道了这段“奸灵丹妙妃情”之旅,在王祖贤看来,对方已经和妻子分居了,以香港法律来说,林建岳已经有资格开始新感情了。但她没想过,正是因为她,林建岳才和妻子分居的。而且谢玲玲在港媒和林氏家族中,口碑一向十分良好。

香港人的观念是:已婚富商玩女明星可以,但如果女明星想取代原配地位,就会被舆论痛打。

等王祖贤甜蜜地回到香港时,她已经成了人人喊打的“狐狸精”了,形象一落千丈。

曾经一年拍15部戏的王祖贤,在1993年之后的几年里,一部作品念君思断肠都没有。

她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了,她唯一能抓住的,只有林建岳的爱了。她搬进了林建岳买的豪宅,而这一举动,无异于火上浇油。

这段丑闻让林建岳的父亲林百欣非常生气。林建岳是小儿子,本来在继承问题上就处于劣势,如果执迷不悟离婚和王祖贤在一起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这时候,林建岳的母亲出面了,她本来就非常喜欢孝顺听话的儿媳妇谢玲玲,也不想让儿子继续误入歧途,她公开骂道“就当儿子找了个鸡”。

这句话将王祖贤彻底钉死在了耻辱柱上。一直到多年以后,这句话依然流传甚广。

就如她自己所说的,她的人生一向顺遂,她想要的东西都会去争取。但是争一个角色和争一个男人,是完全不同的事情。这次,她越界了,她抢了别人的男人。

而她抢来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她的同盟。据说两人在一起后经常在豪宅里大打出手,可能互相都觉得为对方牺牲太多而没法平和相处了吧。

而更大的可能是,富商对于到手的玩具,开始腻了。

1995年,林建岳离婚了,离婚费用据说达到四亿。但他也并没有与王祖贤结婚。

1996年底,媒体爆出因为杨采妮的介入,林建岳与王祖贤宣布分手。1998年,林建岳结识台湾模特陈萍,两年后陈萍为林建岳诞下女儿。1999年,林建岳与林熙蕾来往,被拍到进出林熙蕾香闺。

这么多年来,林建岳对台湾女明星倒一直情有独钟,王祖贤曾以为她会是最后一个,却没想到,这段让她身败名裂的情感,其实只是一个过客身份。

多年后,她说这段感情让她成长。她从小一帆风顺,很自信也骄傲,但这段感情彻底击垮了她。

富豪可以穿上裤子就走人,而王祖贤相当于是被赶出了香港。她躲去了加拿大,意志消沉。

一直到1997年,王祖贤和齐秦一起出现在东京的羽田机场时,大家才知道,他们复合了。

齐秦在台湾看到了那段孽缘的全部报道,他只说了一句话:她太傻了。然后,他写了一首歌:《不让我的眼泪陪我过夜》。

这是他送给王祖贤的歌,王祖贤听淘车夫网到之后,两人很快复合了。

两人复合之后,王祖贤拍了齐秦那首著名的MV《悬崖》,当时她光着脚在山车乐宝路上奔跑了几公里,她说只要齐秦专辑卖得好,一切都值得。——想想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她任性的抱怨;而十年后,她已不再任性骄傲,她已经不是原来那个王祖贤了。

这段死灰复燃的感情,带着赎罪的成分。

王祖贤多次在公开场合感谢齐秦,陪他开演唱会,陪他出席颁奖礼,两人多次宣布要结婚,但每次都流产。直到2001年,齐秦被爆出有私生子。

那是他在认识王祖贤之前留下的孽债:前女友方美芳在和齐秦分手后,独自生下了儿子方伟,此后齐秦一直秘密抚养这个孩子,对王祖贤隐瞒了这个事情,而且一隐瞒就是15年。

但齐秦要结婚的消息刺激了方美芳,她将齐秦告上法庭,索要1500万抚久昌快贷养费,事情才彻底曝光,王祖贤再一次被推到了舆论的漩涡中心。

笃信佛教命运的王祖贤,对婚姻彻底失去了信心。

2001年,王祖贤在拍完《游园惊梦》后,在影片发布会上宣布息影,退出了娱乐圈。同月,王祖贤在接受黄霑的访问时,说“在自己字典里没有结婚这个词”。

这几乎默认了,她和齐秦之间结束了。

而就在10年前,同样是接受黄霑的访问,同样是身边这个男友,她说“对婚姻很期待,觉得婚姻是一个女人最终的归宿”。

林建岳和齐秦,共同摧毁了王祖贤对婚姻的期待。

也许有人会觉得王祖贤自私,为什么齐秦之前能原谅你的错误,而你却不能原谅他的错误?

可是,婚姻中不仅需要原谅,还要放下和信任。如果这些都没有了,只是为了报答,反而是轻慢了彼此的感情。

他们之间除了第三者,最根本的问题是个性。他们第一次分开时,齐秦女排新星颜值逆天正因为压力酗酒;最后一次分开时,齐秦因为压力沉迷于高尔夫(齐秦在《小燕有约》中提到自己沉迷高尔夫,才最终使得王祖贤离开自己)。

而且,他们都是离异家庭的孩子,有着强烈的不安全感,生怕自己并不能胜任一段婚姻。这些都是压垮骆驼的稻草。

分开后的两人,依然是好朋友。2003年,齐秦在演唱会上播放了王祖贤的祝贺视频。

齐秦说:虽然不能够在一起,但当初的爱早已升华成为如亲人一样的感情,也为她祝福。毕竟曾经有过一段这么深的缘分,曾经那么轰轰烈烈。咱们年纪都不小了,该找一个肩膀去依靠,虽然我做不到,但我相信全世界有那么多优秀的人,你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人。

2010年,50岁的齐秦和比他小24岁的富二代女友结婚了,之后,生了一个女儿。

而王祖贤除了2004年短暂复出,拍摄电影《美丽上海》后,再度息影简筑翎,感情生活似乎也是一片空白。

这么多年来,影迷们一直在怀念她,怀念《青蛇》里那个风情妖娆的白素贞,怀念《阿婴》里那个凄艳幽怨的阿婴,怀念《东成西就》里那个娇蛮任性的表妹,怀念《游园惊梦》里那个雌雄难辨的荣兰……当然,最怀念的还是无法超越的聂小倩。

有人会觉得,王祖贤是为自己的错误在买单。但是,为那样一个错误,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未免得不偿失。

她真的爱钱吗?如郎帅果她真的爱钱,她可以像关之琳那样,从一个富商转手到另一个富商;

她在玩弄感情吗?如果她擅长这一套,她也可以像李嘉欣那样,辗转十几段感情后,最终仍能嫁入豪门。

如果她够韧性,她富家公子贫穷女完全可以厚一下脸皮,继续留在这个圈里。

多年以后,没人会记得那富商叫什么,没人会纠结她十几年的电影生涯里那一年多的孽缘。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记得并感谢,这个美丽的女人曾在银幕上留下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片段。

有人这样总结王祖贤的电影生涯: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在十多年里很认真的与这个纸醉金迷的世界谈了一场恋爱,结果却发现这一切虚幻的如同泡影。

这两张曾经最惊艳我们的脸,一个甘家口建筑书店早已远去,一个容华老去;一个离开人间,一个远离凡尘。

在该美丽的时候尽情盛开,在该离开的时候从容转身,这两个骄傲的人,也许觉得离开也是骄傲的一种方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