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瑞路虎,车模,大熊猫

高英培是津派相声代表人物,他和范振钰合作的一系列作品,像吴佩奇《钓鱼》《跟谁对着干》《不正之风》《教训》等,都是津派相声新作的典范。高英培在1979年51岁时离开天津,调入北京全总文工团。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之后的作品,艺术水准不及在天科琳卫浴津时期,可以说,离开了天津这块土壤,高英培也有些迷失。

高英培1928年生于天津,1950年拜赵佩茹为师学习相声。1951年,和平区曲艺杂技团成科力德洗地机立,高英培、范振钰开始结成伙伴,以《钓鱼》《山东话》《八扇屏》《前沿日记》等节目,赢得了天津观众的好评和曲艺彩田友也香界人士的赞赏。

高英培 范振钰

相声《钓鱼》是高英培、范振钰的代表作,也是成名作。其实在他们演出之前,马三立、常连安都演过这段相声。有人认为《钓鱼》是新相声,其实不是。马三立先生说过,他是听电台广播曲艺团的作者陈洪凯转述的,自己演出时做了修改,增加了“烙糖饼”的情节。而“咸带鱼”的情节马季演出时加的。陈洪凯说,这是古典戏法里“使口”用过的笑话,他曾听南市三不管撂地的艺人田宝鑫变戏法前加演过。又有人去问田宝鑫说,他说,他听一位工人讲过这段笑话。

60年代之后,和平区曲艺杂技团解散,高英培、范振钰离开舞台下放到工厂,一个蹬三轮,一个烧锅炉。70年代末改革开放后,高英培、范振钰重返舞台,先后演出了《跟谁对着干》《不正之风》《教训》《皆大欢喜》等具有强烈时代感的新相声。其中《不正之风》参加艺术片《笑》的拍摄,并获文化部颁发的“国庆三十周年曲艺调演”表演一等奖。

高英培合影

这段时期,相易阳指电脑版声演员出身的天津曲艺团作家王鸣禄创作了相声《教训》,交给高英培、范振钰表演。这段相声的大意是家庭教育失败,导致孩子进了监狱。巧合的是,第一次演出地点就在玛钢厂。王二妮老公李飞简历天津人都知道,那时候这家工厂十分特殊,里面大都是刑满释放人员。《教训》一炮打响,之后每演必火。王鸣禄邻居家有两兄弟,是俩楞子,玩闹儿,以前边线秘密都被刑拘过,觉得王鸣蒽伊傲禄写这段相声是讽刺他们家,一气之下砸了老王家的门窗玻璃,并放出话去,让王鸣禄等着。

王鸣禄一家人只好搬到曲艺团排练室暂住。市领导做出批示寿竹根的功效与作用要迅速破案,很快,那俩楞子被法办了。可是高英培、范振钰也被小玩闹儿盯上亿德乾了,那些被他在相声里讽刺过的和平老三、海河老大、红桥老五、白楼老七……谁能饶得了他?公安机关索性派出便衣警察,暗中保护二位演员,长达一个多月。陈毅喝墨水市领导又指示天津广播电台:作为教材,每周至少播放一次《教训》。这么一来,《教训》越来越火了。

高英培 范振钰

高英培刻划人物细腻,夸张的表演不失真实贴切;范振钰的捧哏稳健沉着,不瘟不火,接言去语恰到好处。他们塑造的“万能胶”“徐姐”“坐地泡”“二姨夫”“二他爸爸”等艺术形象,在广大听众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俩除了上台演出,平日里无论是乘车、接待客人,还是下工厂,处处都注意观察生活,学习生活,从中捕捉有益的笑的因素。高英培说:“我们的业余爱好,也是相声。”

高英培、范振钰还当了一回广告明星。1978年,天津出了一种“天鹅牌荷尔蒙雪花膏”,当时来说,是一种男女适用的高级营养化妆品。由于宣传不够,产品销路一般。厂家请来高英培、范振钰,用相声形式介绍了这种产品的特点,在电台播放。到了1979年,“天鹅牌荷尔蒙雪花膏”年销售达到78万盒,比1978年增长了近十倍。

高英培 范振钰

离开天津后的两年间,高英培、范振钰随全总文工团先后到新疆、山东、湖北、安徽命依诅咒宠溺系列小说等地进行慰问演出五百多场次,每到一处都给人们带去笑声。在赴湖北、安徽各地演出期间,高英培患荨麻疹不思饮食。但是在几个月的巡演中,他从未因此耽误一场。他俩时刻都惦记着天津,不仅是因为他们的父母、儿女还在天津,也因为这里有熟悉他们的成千上万观众。

1984年9月,在天津第一工人文化宫举办“新相声演出会”,高男男h英培、范振钰回来参加演奇瑞路虎,车模,大熊猫出,下午两点下的火车,没顾上看望在天津的家人、孩子,就忙着对台词,准备演出。当晚轻逸贷他们合说了新相声《百吹图》,讽刺吹牛说大话的人,是马季、王金玉创作的作品。

高英培收了十六个徒弟,晚年为他“量活”的,就是他最钟爱的弟子孟繁贵。高英培与孟繁贵合作,跑遍了祖国大江南北,到山东一家工厂演出时,伙房的一位师傅没听到他们的节目,演出结束后,他们就前往伙房,为那位厨师一人演出。

高英培 孟繁贵

他在探索新节目上下了很大功夫。后来他经常上演的一段宣传保持生态平衡内容的新相声《人鸟之间》,借鉴了寓言创作的手法,被曲艺理论家们评价为“发明了别具特色的寓言相声”。他表演的揭露伪劣商品危害性的《假酒》、清尹琴理三角债题材的《丧事喜办》也很受欢迎。央视和北京电视台录制了高英培、孟繁贵表演的一大批传统、保留节目作为艺术资料,中小牛钱庄唱上海分社录制了盒带《高英培、孟繁贵相声专辑》。

高英培谈起感受说:“到北京后,获取的信息量大了,就逐渐意识到与同行间的差距。天津是曲艺之乡,相声的基础也很雄厚。可如果只是吃传统技艺的老本,就会落后于时代,甚至失去观众。更多的人肉po酱要听的,是与他们的实际生活息息相关的相声,我们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20018onlygirls2年2月14日,高英培在北京辞世,终年74岁。(文:人面棺何玉新)

高英培 范振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