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究竟是什么?

雨果曾这样说过:人生有两次,头一次,是在人开始生活的那一天;第二次,则是在萌发爱情的那一天。

而对于李咏与哈文来说:在阶梯教室见到她的那一刻,我便心动了,这片刻的心动便持续到李咏病逝的那一刻。

李咏离开人间,已有四月,在李咏逝世之前,哈文每日清晨,都会在微博道上一声早,从他病后,她从未停止过问候,这一声声“早”的背后,都是深沉的我爱你。

有一种爱情就是这样,见你之前我未成想过嫁娶,见你之后,我从未想过娶她人。

我爱了你一生

却嫌这一生太短

情人节前,哈文写给李咏的书信在《见字如面》里曝光,戚薇朗读那短短几百个字,总结了哈文跟李咏这些年的日常。

哈文说,她和李咏不是青梅竹马,但也是一起长大的情分。那年她18,李咏19,进大学没两个月就谈上恋爱了。是的,就是那年李咏在阶梯教室,多看了她一眼,就确定了,心目中理想伴侣的模样,对就是哈文那样。

但是情感总不是一番平顺的,李咏与哈文的交往遭到了岳父的反对,但最后李咏凭借他的一张嘴,顺利获得全家人的青睐与认可。

从那以后,李咏几十年里,都是工作老婆热炕头,除了台里工作以外的时间,他都会分秒陪伴家庭,陪伴妻女。

李咏也曾在致哈文的信中写到过:我非常恋家,有了疼我的老婆,有了爱我的女儿,有份腾达的事业,对我这样一个心态极度虚荣的男人是何等重要。

对比现在情侣之间或者紧张的夫妻关系,其实相对的问题就是,你是否懂得爱情最初的相处之道,开始甜蜜而又美好,又为何随着时间的久远,变淡了呢,其实变淡的不是感情,是你们的相处呀。

而哈文曾在信中最后提到过:没有嫁错人

短短五字,道出相处几十年的点点甜蜜,这是对爱人对婚姻的最好的评价,是的嫁你之前我未曾犹豫过,嫁你之后我未曾后悔过。

可惜,命运总是带着遗憾,他们的相爱,还是短了些。

世间哪里有什么公主王子

而是我们恰好成就彼此

很多人不相信一见钟情,道出,第一眼心动都是见色起意,却不知道哈文与李咏便是如此般神仙眷侣。

李咏说:我这辈子只对一个女人有兴趣,那就是哈文

在阶梯教室的那一面心动,就注定了一生,未必他再也没有忘记过。

《圣经》有言:有时分,人和人的缘分,一面就足够了。由于,他就是你宿世的爱人。

当你在怀疑爱情的化学反应在作祟,或许只到你抬头,那个人出现在你面前:

你才会觉得,原来这个人间,总会出现那么一个人,你见她第一面,就知道她是你想共度余生的人。

爱总是很有趣,你见过很多皮囊帅气美丽无比呢异性,但是却无法心动,总是差点什么?最后你看到那个人就想到,嗯,纵然你不是最完美的,但是你依然无法取代。

爱没有离开

只是换种方式永存

廖一梅说过: “每个人都很孤独。在我们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 。”

就像杨绛懂得钱钟书的才气,守护他的孩子气,维护他的生活

就像王小波对李银河说:一想到你,我的丑脸泛起了微笑

就像木子懂得唐家三少对写作的热爱,一直鼓励他写下去,三少说的那句,我的木子没有了...

就像周润发对莲姐,不生孩子没所谓,我只想她开心

就像李咏对哈文的感情,他懂她,她亦懂他,深深切切,心心念念把你放在心间疼爱这般深刻

听过那么多古今中外的爱情故事,看过身边人世间的事,经历过感情,觉得最好的感情就是,全球77亿人群里遇见你,开始懂你,真的好幸运,而这份幸运与懂得从遇到彼此的那一刻,就期盼直至永恒。

愿收获“懂得”与“幸运”的你,能爱的慢一点久一点

慢里透着依念,久久的时光里透着心动与默契

我没什么天分,只是恰好爱了你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