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年,斑斓的阳光洒进在火车车厢,一个女孩安静地读着《品三国》,让我十分感动:历史这只硬邦邦的冻鸡,真的让易老师说的飞起来了。

有易老师的例子在,我也想改变现实,改变人们诗词只认唐宋的现实。

我也爱历史,就不断追问诗词为什么不能超越前代,直到我发现明清的诗人都是理学家,发现了一个可以算作《那年那兔那些事》前传的故事妙巢胶囊:

一、盛衰岂无凭?

北宋。

繁华盛世下,历史周期律正显现着威力,既得利益兔大量尼麦兹修士兼并土地,底层兔子活不下去;占有土地,又不交税,帝王兔也没钱花,也快活不下去。

王朝大厦将倾,惹出了一名叫王安石的兔子,拿出了一套“汲汲于财利兵革”方案,限制土地兼并。

你以为接下来的戏,是因利益而起的《猫捉老鼠》吗。

不,接下来是语言不通的猫狗大战

孔圣兔讲道德,你王安石兔改革居然不讲,讲“财利兵革”,你王安石兔是不是法家墨家兵家轻重家农家诸子百家派来的“卧底兔”,过来颠覆我们儒家兔思想统治的?!

虽然经济问题,道德抢戏很荒谬。

但那时“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统治思想界已经千年了。

儒家兔马上拿出了一个豪华天团:老文豪欧阳修兔,代表作《醉翁亭记》,硬怼主力中年司马光兔,本身和王安石兔是好基友,此兔不光会砸缸,代表作《资治通鉴》和《史记》合称史学双壁,最后是青年苏轼兔,代表作《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念奴娇. 大江东去》无限之水晶无双。

豪华天团强势硬怼王安石兔,生生把要不要超越孔圣兔的猫狗大战变成主角戏,限制土地兼并的猫捉老鼠逼成了配角戏。

不能把钱的铜臭,和司马光兔,欧阳修兔,苏轼兔联系起来,那他们不是,谁才是?

说“赵宋是和士大夫兔共治天下,不是和底层兔子共治天下”的兔子都是。

单看猫捉老鼠的配角戏,是王安石兔为全体兔子的利益,像买菜大妈一样,和既得利益兔斤斤计较。

加上猫狗大战的主角戏。

其实是王安石兔为了全体兔子的利益,以“新法”压制“赵宋是和士大夫兔共治天下,不是和底层兔共治天下”的既得利益兔代表队,以“新学”压制司马光兔、欧阳修兔、苏轼兔等信仰兔代表队,英雄狗熊一身镇压。

注意,儒家兔和既得利益兔反对变法的出简子涕泣发点不一样,各自为战,一盘散沙。

即使这样,我们也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没有一丝机会,不过王安石兔不这么认为,他是“国士无双”兔不是凡兔。

或者他是对自己的大量创意超前的“新法”有信心。

或者他是对自己推出的儒家学蜜中妻说“新学”有信心,可以说服大多数思想陈旧的“儒家兔”。

又或许,他是对自己的“新法”,和“新学”双剑合璧的威力有信心,杀手锏是在全国颁行“新雀帝6汉化学”作为官方教学内容,同时作为科举考试内容。

新儒兔靠研习“新学”获得官职,获得官职再推行“新学”主张的“新法”,“新法”推行使国家富强,反过来扩大“新学”的影响力,这套正循环下,有两代新儒兔成长起来,带来的能量一定能让改革成功,有三代兔子,将稳如泰山。

王安石兔并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

如果成功了,历史、政治、文化走向更光明的前景——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说的正是王安石兔。

以王安石兔的才学,提出的“新学”,好基友司马光兔当然无法反驳,反驳不了归反驳不了,信仰总是顽固的,司马光兔说你给我等着,我去发推特,哦不,是写书,就是《资治通鉴》。

司马光兔写的推特


别看《资治通鉴》对政治、军事、民族、经济、文化、科技丫鬟郑媛的记载文字优美,叙事生动,但那都是些玩具,帝王兔将相兔手中的玩具。

在他的书里,历史舞台如同戏台,那些帝王将相兔就是舞台上唱戏的,脱离了“财利兵革”的低级趣味。

但是,道德并不能真的取代金钱,取代士兵,取代物质财富,进而挽救王朝统治,说服不了代表皇权的宋神宗兔,宋神宗兔和王安石兔“宛如一兔”。

最终,既得利益兔和儒家兔通过强权,通过太后太皇太后问宋神宗兔,皇秀媛堂美容院加盟家兔子那么多,你也不是血脉最近的ospanking,为啥让你当帝王兔(不撤了新法、新学,就撤了你)。

宋神宗帝王兔还能咋办?帝王兔也很绝望啊

双泪落君前,其实是皇位不稳了


司马光兔上台,新法废除。

土地兼并更加疯狂,北宋加速灭亡,苏轼兔去世时,已经是末代帝王兔宋徽宗当政。

也不过几十年,兴亡一念之间

新法、新学双剑合璧,王安石兔差点成功出轨(坚持十几年,一代兔子)。

最终保证不出现另外一个王安石兔的,就是朱熹兔的理学。

二、有毒的理学

本兔是底层兔,和善园包子底层兔判断事实剑气焚天的标准,是有没有给最大基数的底层兔活路有没有富国强兵

这两条王安石兔都是完美,张居正兔还不错,理学兔不仅在这两条上没有作为,还对王安石兔百般污蔑、对张居正兔斩尽杀绝。

本兔不得不扒一扒他们。巴洛克防线

首先,近代种花家为什么是一只“装睡的雄狮”?

答案在新学限制土地兼并,给底层兔子活路、富国强兵,占据了这世间最大的道理,朱熹兔的理学干不过。


干不过就得依靠既得利益兔的外力,支持土地兼并。

结果是王朝前期没土地兼并危机,没问题,一到土地兼并带来王朝中期危机,后期崩塌,底层兔水深火热,就装作没看见

所以,理学是一碗有毒的“迷魂汤”,为国为民的因子大大减少

理学兔先干了这碗迷魂汤,把自己灌醉,变的眼中有儒家的道德,没有事实、是非、道理;眼中有既得利益兔的利益,没有全体兔子的利益。

“躺赢”的既得利益兔也是醉了,他们知道,抱紧了理学,其它就是“幻觉”,不必再管真实世界发生了什么,那怕王朝更替,他们坐的船沉了,也没有谁能损害他们一根毛。

可见不是理学能醉兔,是理学带来的利益醉了儒家兔,醉了既得利益兔。

啊,利益,你让我沉睡不醒

太习惯理学,拒绝任何改变这就是种花家近代为何是一只“装睡的雄狮”

其次,明清领先西方的发明,为何越来越少?

答案在王安石兔给儒学增添新元素,差点成功出轨。

朱熹兔的理学无视事实、是非、道理,也不能允许再有兔子“聪明”过孔圣兔,给儒家增添新元素,最终是把种花家思想文化给禁锢住了,失去了创新超越的基因。

得了“老年痴呆症”,就会影响到肢体的行动。

也许思想文化的保守固化,久而久之,也会辐射影响到物快帆电脑版质文明进步,领先山形健西方多少多少年的发明创造,就越来越少。

最后,理学逼美丽的玉兔裹三寸金莲,守贞洁礼教,是什么让他们干这么无聊的事情

答案在儒家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治国平天下里面的“财利兵革”内容,是司马光兔、朱熹兔坚决抵制的

所以,理学继承了修身的私德基因,并未继承治国平天下的公德基因。

历史上游牧民族入侵不断,比如“五胡乱种花”,比如契丹,比如女真,比如西夏,但他们最多建立地方割据政权,从来没有建立过统一的莆田,音序是什么意思,vegetable全国性政权。

理学一当家,蒙古,后金就都建立起了统一的全国性政权。

不仅是他们太强,是你,也变弱了。

富国强兵、抵御外辱上,理学天生是一个被阉割了的弱者。

或许逼玉兔裹“三寸金莲”,就是这种天生“没带把”的怨气吧;

或许,他们也知道做错了,对国家民族命运隐隐有不安,于是就逼玉兔守贞洁礼教,也许会有奇迹发生呢?

终归没有奇迹,思想文化落后的国家民族,失败如影随形


总之,美丽的玉兔,从来不是国家堕落的原因,上演“猫狗大战”,生产落后思想文化产品的流氓兔才是

辛亥革命一声炮响,“五四运动”一声“打倒孔家店”,总算“作”完。

三、不敢超越经典,没有任何出路

动漫《那年那兔那些事》谈的是种花家成功故事,这里谈的是种花家失败旧事,大概可以算作《那年那兔那些事》前传吧。

一个凭的是超越精神

一个是不敢超越孔圣兔的经典,实践了几百年,都没有出路

回到开头说的诗词为什么不绿色循环圈五行塔攻略能超越前代?

因为理学兔就是写诗兔,有不敢姿月朝户超越孔圣兔经典的前科,再长了一条不敢超越唐诗宋词的尾残王夜半来爬床巴,很正常。

大约对理学批判的不彻底吧,今天的写诗兔,还是长了一条理学的尾巴,写诗不允许超越前代的,随随便便糊弄到读者兔就算成功。

明清诗词辛苦了几百年,都没成功,难道要再失败个几百年?

不敢超越诺基亚手机,哪有苹果手机,不敢超越高通芯片,哪有华为麒麟芯片,不敢超越苹果手机,哪有华为手机的辉煌(有超越的苗头)。

其他职业凭借创新超盖世神刀越的精神,让种花家一天天富强了,为什么诗词没有一点触动?

信心是一切成就的前提


写一首首诗,就像参加一次次像短跑比赛,追求的就是那一瞬间的永恒绚烂

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哪里发挥的出全部能量,爆发出那一瞬间的绚烂。

立志十多年了,我改变了我自己:

殢人娇

——当时的我,这个世界可以分土肥原次郎成两部分,一个是有你的部分,一个是没有你的部分,我在曾经有你的地方徘徊……

悄望轻来,

人空影丽,

落雪泪化相思地。

偏怜天色,

明眸似水,

更楚楚、红唇起弧笑意。

漫漫屋檐,

悠悠无计,

濛濛雪绣春来思。

楼边园角,

伊人曾倚,

天已老、玉痕自生愁外


殢人,是情人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