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墨西哥的坎昆飞到古巴的哈瓦那大约一个多小时,飞机刚刚越过犹加敦海峡,我便已经迫不及待的扒在机窗前,看着古巴一点一点的进入我的视野。这就是古巴,社会主义、切格瓦马艺宣拉、导弹危机、古巴女排、雪茄、朗姆酒……对于中国人民,恐怕没有哪个拉美国家像古巴一样,让我们如此熟悉。

古巴的公交车

哈瓦那的街景

飞机停稳后,通过登机桥步入到达厅,迎面便是一副巨大的华为广告牌,陌生感与顾宁冷少霆熟悉感在瞬间的猛烈碰撞,让人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机场的ATM机里可以直接用银联卡取现金,也可以到兑换窗口换外币,最好是用欧揭阳天气,花朵,重名查询元或是加元,美元这个看似通用的货币,在古巴却没那么好的待遇,凡是用美元兑换,都要额外加收大约百分之十的手续费。虽然,两个国家已经恢复邦交,但显然历史的纠葛依旧没有完全散去。

哈瓦那街道

哈瓦那街道

在古巴上网不但不方便,而且价格极高,使得普通的民宿不可能开展网上预订务,要想结婚铺床四句好话住到便宜的民宿,最好丝弦李天宝吊孝全集的办法就是旱柳树现找。凡是家门口挂有蓝色船锚标志的意梵尼,便表示可以对外国人开放住宿。

老城区下车后,我开始挨家挨户的敲门,每家的价格相差不大,但设施却不尽相同,大概走了五六家,终于被一位热心的女主人说服。

到了晚上,发现卫生间的马桶上居然没有马桶圈盖,突然有种受骗的感觉,立刻跑去找女主人理论,她一点也不感到理亏,语气轻松的告诉我,“马桶就是这样的,这也是你体验旅行的一部分呀。”我……顿时无语,好吧,这样的旅行确实别有滋味。

我曾住过的民宿,感觉还不错

古巴人,经济上并不富足,但是却像所有拉美国家一样,生性热情、乐观,走在哈瓦那的街头,常常会碰到,一家人坐在门口前,有家必洁拖把人妙角士打着鼓、有人弹着吉他,路过的行人便会围着他们跳起欢快的舞蹈,在这里,似乎没有什么烦恼,是跳跳舞、唱唱走打鬼子去全集在线观看歌解决不了的。

路边的人们

哈瓦那路边烧烤

在国际舞台上,古巴似乎已经沉寂多年,但却未离开过人们蜜桃汇的视野,几年前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去世,又迅速的把它拉回到新闻的焦点。

对古巴政权近半个世纪的掌管,让卡斯特罗在国际上形成了形象鲜明的两种颜色,在有的人眼里他是伟大的反美斗士、古巴的精神领袖明末巨盗,另一种声音紫藤伊莉娜则斥之其为独断专行者。在哈瓦那的街头,能看到有人自发把他的照片贴在墙上,以表达对这位老人的怀念。同样,也会碰到和你抱怨的人,古巴经济多年的停滞状态,与他的政策不无关系。一旦国门打开,当人们看到外面的世界,失落感是在所难免的。

这是哈瓦那的出租车,想不到吧

与卡斯特罗不同的是,他的革命伙伴切格瓦拉,却赢得了全世界人民一致的推崇。

出生于阿根廷的切格瓦拉却领导了古巴的革命,这在现在是很难想象的,但在那个革命热情高涨的年代,既有现身于拉美革命的切格瓦拉,也有像投身到中国革命的白求恩。

在哈瓦那的大街小巷,到处都能看到切格瓦拉的头像和与之相关的纪念品,尤其是他的那axxzia顶标志性的贝雷帽,更是被商贩们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切格瓦拉不仅仅是古巴人民的精神象征,也是全世界所有宝石转转转热爱独立、自由的人们的精神图腾。而他的《逆杀神魔摩托车日记》更是早已被摩友们奉为“圣经”。

切格瓦拉在圣克拉拉的墓地

切格瓦拉在圣克拉拉的墓地

很多人会专程跑到圣克拉拉(古巴的中部城市),去瞻仰切格瓦拉的墓地。据说,美国人是被禁止参观的,因为古巴人认为是美国害死的他,不过热爱他的美国游客自有办法,只合众达要说自己是加拿大人便可蒙混过关,而检查的人员,也不会真的去较真。

国会大厦位于哈瓦那老城区,是哈瓦那的地标性建筑,外表酷似美国的白宫,这里曾为古巴共和国参议院与众议院所在地。

哈瓦那的国会大厦

哈瓦那的海边

国会大厦西南方向,树立着一块写有“华人街”的牌楼,证明这里曾经有大量的华人生活于此。如今除了牌楼,四周几乎看不到任何紫酱动漫与华人有关的符号。

古巴曾是“美国人的后花园”,那时的哈瓦那处处霓虹,夜夜笙歌,曾繁荣一时,但在古巴革命后逐渐衰落,由于当时古巴不允许私营经济,华人大多已归国或迁移至美洲其他国家。

老爷车

老爷车

整个国家,似乎在革命之后的那一刻,时间便静止了。现在整个城市老城,几乎还保持着当初的模灵山宝曲样,大量西班牙特色的建筑,依哥妹旧屹立在那里,墙壁上锈色斑驳。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跑在街头的一辆辆粉刷靓丽的老爷车,这些老爷车,同样是当年逃离的富人无法带走的遗留,至今,仍在这个城市“服役”,反倒成了哈瓦那一张与众不同的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