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M谷子好MT口水战”:缘从何起?

近期,关注海外财经圈 (Twitter/Media/Blog) 的朋友应该已经被现代货币理论 (Modern Monetary Theory, MMT) 刷屏了,这个汇集了诸多“异端”经济学说的融合理论柿子,嘀哩嘀哩无名小站,赛博朋克2077得到了美国学术圈和政经界的极大关注 (下图)。

这场争论的背景无疑是美国联邦债务突破22万亿美元,债务上限问题重燃,学术圈对政府债务的可持续性产生了忧虑。而MMT对政府债务的主要见解就是:政府不应该被财政平衡束缚了手脚,而应发挥“功能性财政”的作用。一些人据此判定MMT认为财政赤字根本不重要,政府应该直接“印钱”刺激经济 (显然片面)。但理论的纷争之所以能冲出象牙塔,得到铺天盖地的大讨论,主要还是因为政治,毕竟大众对经济问题和债务上限并不上心 (下图)。

美国政治就像真人秀,总能抓住大众的眼球。新晋“政治明星”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 (Alexandria Ocasio-Cortez, AOC) 抛出了雄心勃勃的大计划“绿色新政” (Green New Deal)。暂且不论这一揽子计划到底有没有疗效,但其突出特点就是一个字“贵”。而当人们问及AOC将如何为自己的雄心买单时,她一开始是闪烁其词的。但在与MMT领军人物之一,石溪大学教授 Stephanie Kelton (大左派伯尼桑德斯2016年的总统竞选经济顾问,而桑德斯宣布将再度参加2020总统大选) 一番会晤后,她表示自己对MMT持开放态度。她说,“政府不需要平衡预算,预算盈余实际上损害了经济肉色兵团,这绝对需要成为日后政策对话中更大的部分”。

这才“一石激起千层浪”,将MMT推向了风口浪尖,引发了左右派的大规模“混战”。但Twitter和媒体专栏显然不是讨论严肃学术理论的好地方,这场激辩从一开始就是政治性的。双方都带有明显的政治立场和政策目的,这种讨论发展到后面必然是无意义的“口水战”。MMT的很多反对者显然对该理论的文献阅读较少或是断章取义,同时还恶语相向,斥之为“垃圾”、“一派胡言”、“危险”。而MMT的拥趸们,似乎又表现出一种“宗教狂热”和一副“你们都错了”的样子,但对政策处方的细节却谈及甚少。笔者认为,MMT绝不仅仅是descriptive的,它更多是prescriptive的。我不敢对MMT正确与否妄加评判,但即使它是完全正确的,要实现它也需要一场巨大的社会变革,并彻底改变当前的制度框架 (美国宪法也需要修改)。多方讨论可能是一个起点,但仅凭网络上的“唇枪舌战”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下图妙角士总结了近期一些知名人士的言论和立场:

“庖丁解牛”MMT

现代货币理论大致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虽然名字里有“现代”两字,但其理论根源或者说思想“先父”们最早可以追溯至一百多年前。根据MMT领头人之一 Randall Wray 的自白:“[MMT]是几股异端学说的综合——主要是后凯恩斯主义思想。它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Georg F. Knapp、A. Mitchell In杨镒天nes、John Maynard Keynes、Abba Lerner、Hyman Minsky 和 Wynne Godley 的成果,整合了国家货币理论,内生货币,功能性财政,金融不稳定假说和部门均衡法。可以这样说,这个理论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

因此,Wary 清晰地为我们勾勒整个MMT理论的基本“骨架” (下图)。本节将介绍MMT的核心观点和政策主张,并展示该“骨架”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首先,关于货币的本质,MMT采纳了 Knapp 和 Innes 的理论。传统上,学界以二分法的视角来看待货币,即有没有内在价值。对有无的划分形成了一分为二、互相对立的理论,比如货币信用论 (Credit theory of money) vs 货币商品论 (Commodity theory of money);以及名目主义 (Chartalism) vs 金属主义 (Metallism)。Innes (货币信用论) 和 Knapp (名目主义) 都认为货币没有内在价值。货币信用论强调货币本质是一种信用或者说是债务,在此基础上构成的货币体系是一种债务体系。货币只是一个符号或记账单位。而名目主义则在这一逻辑上增欧亚美国际大酒店加了国家主权的维度,即国王或者主权政府为了主导经济活动强制赋予了货币价值。正如 Knapp 所言:“货币是法律的产物而不是商品”。

因此,对于MMT拥护者 (MMTer) 来说,所有“现代货币”体系都是国家货币体系,主权国家选择自己的记账单位 (¥, $等),发行货币 (债务),并在该货币单位下征收税款。这就有了两个推论。首先,货币纯粹是政府的信用。但正如 Minsky 所说,人人都可以创造货币 (借据),问题是别人是否会接受。MMT认为政府借据之所以被接受,是因为税收的作用,因为你必须要以政府规定的记账单位缴纳税款。因此,现代货币是一种“税收驱动货币”税收的强制性创造了对主权货币的需求。这也意味着,支出要先于税收,如果纳税人要以政府规定的记账单位纳税,他们必须先得到它。

第二个推论是,税收的作用根本不是用来获得货币,政府本身就是主权货币的垄断发行方,同样政府也不需要为了支出而借入本国货币。因此,一个发行主权货币的政府有无限的能力用自己的货币偿还任何债务星际之未婚先孕。或者,技术上说,国家永不破产。MMT认为这种对破产的担忧来自于,将家庭财政和政府财政进行错误对比,家庭可以破产,但政府不会,因为政府是记账货币的发行者,而家庭的借据没有清偿力。不过,MMT也承认在不完全的货币主权下,上述结论可能不完全成立的。比如,本国货币挂钩美元的经济体,或是欧债危机中,希腊没有欧元货币主权等情况。

以上的推论似乎都只是常识罢了,毕竟谁都知道垄断了货币发行权,你永远可以通过敲击键盘创造新美元,但问题是如何保证不通货膨胀呢?此外,如果税收和政府债券并非用来获得本国货币,那是用来干嘛的呢?MMT在这里引入 Lerner 的功能性财政。根据 Lerner 1943年冯秀梅的疯狂的经典论文,他认为政府 (注意不是央行) 的首要目标是实现充分失业和稳定通胀。当总支出超过一个既定水平 (当前的价格将购买所有可能生产的商品) 就会通胀,反之则会产生失业。那么政府的任务实际上就是稳定总支出水平。据此 Lerner 进一步提出了功能性财政的两个原则。

第一原则认为,当总支出水平不足,政府可以直接增加支出或减税;而当总支出水平过高时,政府需要减少支出并增税。显然,税收扮演了调节私人部门购买力的作用

第二原则要求,只有在私人部门支出将产生过度总需求的情况下,才应该出售有息政府债券。此外,当利率水平过低,刺激大量私人部门投资并可能引发通胀时,也可以发行政府债务以提高利率。同样,政府债券的发行和偿还也并不是为了政府融资,而是为了调节私人部门购买力以及控制利率

因此,在MMT的世界里,税收、政府支出、借贷都只是创造和毁灭主权货币的手段罢了,其目的是为了维持总支出达到既定水平。因此,财政平衡并没有意义,盈余和赤字也不存在好与坏,一切都取决于私人部门的支出水平。因此,MMT也并不像很多批评者所说的那样是“赤字狂热者”,其目标只是维持总支出在合理水平。这一点很重要,MMT从没有说赤字无关紧要,或者政府没有约束。MMT认为虽然政府没有名义预算约束,但却有实际约束 (即通胀)

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误解,主要是因为MMT一直在解释为什么政府部门云门店收银机的赤字是不可避免的。要理解这点,就需要引入 Godley 的部门均衡法。如下图所示,如果将经济分成政府、国内私人部门和外部三个部分,那么由于收入必须等于整个经济的支出,因此经济各个部门的收入和支出之差的和也必须k1272为零。因此,如果一个部门的支出低于收入,那么它一定是在积累其它部门的 (净) 债权。因此,在美国政府进出口长期赤字的情况下,如果想要私人部门盈余,政府部门只能赤字。

此外,Stephanie Kelton认为,政府赤字会增加私营部门的收入,而政府盈余则会产生相反的效果。最直观的方式是通过部门金融余额来说明这一点。正如高盛前首席经济学家 Jan Hatzius 解释的那样,当私营部门的金融状况变得过于脆弱时,部门均衡法可以发出一个信号。因此,MMTer认为私人部门长期赤字容易滋生金融不稳定,而政府赤字则要比私人部门赤字可持续得多。

而面对批评者认为MMT可能造成通胀甚恶性通胀,MMTer则认为在一般情况下,资本主义经济体的总需求通常不足,而不是乳刑过度。正如凯恩斯所言,在实现充分就业 (即非自愿失业为零) 之前,通胀并不会与物价上涨挂钩。而事实上,只有当扩张性政策完全用于提高价格,而没有进一步刺激产出增长时,才会被认为是通胀政策。因此,MMT推火山湖怪兽动总支出达到合理水平的过程中并不会引发通胀,相反,在达到既定水平后,MMT认为应该通过增税抽走过剩的购买力。

MMT认为要发挥功能性财政“自动稳定器”的效果,必须有两个条件。第一,政府支出必须有很强的反周期性 (经济下行时增加),而税收则必须有很强的顺周期性 (经济下行时减少)。第二,政府必须要有较大规模。Minsky 认为,美国在20世纪30年代支出规模过小,导致不足以稳定经济 (1929年支出仅占GDP的3%)。

那么,多大规模算大呢?我们如何才能知道政府的干预是否充分呢?这里终于要引出MMT和核心政策建议了:“就业保障” (Job Guarantee, JG) 计划,这可以说是整个MMT拼图中最重要的一块。MMTer认为JG是强有力的“自动稳定器”,它锚定了货币,并确保实现充分就业的同时,维持物价和金融稳定。他们认为凯恩斯主义的刺激法,只能实现暂时性的充分就业,但无法维持,同时还会破坏经济的稳定性,导致通胀和滋生泡沫。该政策建议最早来自 Minsky 关于最终雇主 (Employer of last resort, ELR)金融不稳定的研究,这也是他在《稳定不稳定的经济》书中所大力推崇的。

JG的细节非常纷繁复杂,一书难足,故此处也只能观其大略。一言以蔽之,JG的核心在于,为那些想要获得工资和福利的人提供就业机会的同时,还提供一个价格锚。JD提出要制定一个统一基本工资标准,本质上是一个工资下限。任何希望且准备好要工作的人都可以参与该计划并挣得此份工资。统一基本工资有两个好处。首先,它让JG成为一个“自动稳定器”,使就业规模在经济衰退时增长,在经济扩张时缩减,抵消私营部门出现的波动 (私营部门扩张,工资上涨吸引劳动力)。这样,政府支出在衰退时增长,在扩张时也会缩减。第二,统一基本工资将在经济繁荣时降低通胀压力,而在经济衰退时降低通缩压力。经济繁荣时,私营雇主可以提供更高工资吸引JG计划中的工人,但JG计划就像劳动力“后备军”,随着私营部门就业率增长而抑制涨薪压力。经济衰退时,私营部门裁掉的工人又可以加入JG计划,从而为工资下跌提供了下限。

Too good to be true?

圣经中说“日光之下无新事”,MMT真能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世界吗?鉴于主流经济派还在和蒋瀼MMTer打口水战,这一理论究竟正确与否,尚未分出结果。另一方面,就像任何一种思想流派一样,MMT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演变的。主流学派完全没必要摆出学术权威的架势,何不认真对待,看看能否得出更好的结果呢?

笔者并非经济理论家,也无意在此探讨MMT的理论细节,只想在两个大方面对MMT可能面临的困难简单一述。

首先,MMT面临巨大的制度约束,尤其是中央银行独立性方面的。正如前文所述,MMT认为当前美联储的Dual Mandate,即充分就业和稳定物价,根本就不应该是美联储的目标,而应该是联邦政府的目标 (具体来说是中央银行和财政部统一协作)。事实上,MMT在处理央行和财政的关系上和“财政货币化”以及“直升机撒钱”有很多类似的地方,而后两者通常都被视为对央行独立性的威胁。

更重要的是,MMT认为当前的央行独立性本来就是个伪命题。无论中央银行独立与否,在一个主权货币体系下,国家总在也总能通过创造货币的方式进行支出。对于一个具有完整货币主权的国家而言,在制度层面独立与否并不会带来实质影响。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深刻地改变了这个世界,也让全球主要央行祭出了各种非常规货币政策。这也让一些敏感的经济学家明显感到货币和财政政策的边界在变得模糊。而一些更加胆大的学者,更是直言:在央行表内进行操作、影响利率水平和走势的所有业务,都会产生财政后果:

关于央行部分业务具有“类财政”效果的说法,存在误导,却常被使用。在央行表内进行操作、影响利率水平和走势的所有业务,都会产生财政后果,针对美国国债进行的旨在调整官方短期利率的最传统公开市场操作尤其如此。但是在后危机时代对确保金融稳定以及操纵微观宏观审慎工具的责任进行重新分配之后,当下中央银行被给予了更加广泛的非传统业务职能。这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 Goodhart and Lastra, “The Interactionkinohimitsu between Monetary Policy and Banking Regulation”

可以肯定的是,捍卫央行独立性是当下中央银行界的主流共识,MMT要与之对抗存在明显的制度障碍。如果你要改变约束,你就需要修改法律,如Fedral Reserve Act等。虽然历史上曾经有过美联储和财政部协同,压低利率帮助政府发债的先例。但那是战时的war finance,整个国家已处于紧急状态之中。而在当下的和平环境,要突破障碍只能通过漫长的法律程序,难度可想而知。此外,全球民粹主义抬头,去年特朗普和法国的马琳•勒庞都曾对中央银行发起了抨击,如果MMT的一些主张再被民粹政治家片面利用,会使得情况愈发复杂

第二,MMT的政府支出计划 (事实上任何政府支出计划) 面临着巨大的信息劣势和对真实资源配置的扭曲。首先,关于信息劣势,哈耶克在其开创性论文《知识在社会中的利用》中进行了精辟的分析:

通过许多中介,有关的信息就能传递到全体成员。一个掌握所有信息的单一管理者本来可以通过下面这个事实得出解决办法,即任何商品都只有一个价格,或更确切地说,各地的价格是相互关联的,其差别取决于运输费用等等。但是事实上,没有一个人能掌握全部信息,因为它们全分散在所有有关的人手里

如果我们想了解价格的真正作用,就必须把价格体系看作一种交流信息的机制。当然,价格越僵硬这种作用就发挥得越不理想。价格体系的最重要的特点是,其运转所需的知识很经济,就是说,参与这个体系的个人只需要掌握很少信息便能采取正确的行动。

很多知识,由于其性质是无法进入统计数字的,因此也就无法以统计数字的形式传递给任何中央权威机构。这种中央权威机构所必须利用的统计数字,应该是严格地通过分析事物的细小差别我是推推棒,通过将不同地点、品质和其他特点等项目作为同一类资源综合,以可能对具体决策产生重大影响的方法得出。由此我们可以知道,根据统计资料制订的中央计划,由其本质决定,是无法直接考虑这些具体时间和地点的情况的

作为信息经济学的开山之作,哈耶克的这篇文章清楚地告诉我们为什么政府的中央计划是不可行的,因为社会中各种各样的信息无法全面掌握。因此,社会的计划应由个人自主制定,这样真实资源才能得到最优的配置

根据MMT理论,虽然货币并没有稀缺性 (假定可以控制通胀),但真实资源的稀缺性却是永恒存在的,而经济学就是一门研究配置稀缺资源的学科。稀缺性问题并没有因为我们摆脱了烦人的金本位制就被消除了。当政府开始进行逆周期支出,并投资由中央计划选定的产业时,真实资源的扭曲就开始了。如果政府大规模投资基建,无数真实资源,土地、人力、水泥、钢铁等都会进入该项目,自然也就无法用于经济中其他可能的项目。由于哈耶克已经告诉我们,中央计划无法全面掌握社会中各种各样的信息,因此真实资源无法得到最优配置。

以MMT的核心失业政策来说,MMTer认为是政府部门造成了失业,因为政府创造了货币体系,只有政府才能解决它们造成的问题。但正如凯恩斯所言,导致失业的是私人部门缺乏投资。从本质上说,失业是由于缺乏私人投资和资本家拒绝把工资降低到劳动者能够接受的水平。考虑到资本家是天生的利润最大化者和风险管理者,他们很少会在经济中投入足够的资金以实现充分就业,因为他们以风险管理缓冲资本的形式保留利润。事实上,零非自愿失业的观点与资本主义追求利润的自然目标是不一致的

很明显,如果你有有用的技能,你不会因为政府强加给你的货币体系而失业。你失业是因为你不能把你的劳动力卖给别人。在一个追求效率和资源最优配置的韩国红灯区资本主义经济中,这正是存在一定程度失业的原因。陈馨贤建立货币体系并不一定会造成失业,它只是暴露了谁有技能,谁没有技能,因为这些技能被明码标价

按照JG计划,只要你想工作你就可以去领一份工资,至于干什么?MMT的创始人之一 Bill Mitchell 认为,你在自家后院挖土再填上也是可以的。那么有人监督吗?如果没有,那么这和领失业黑暗之王和五灵王合体金或者最新热炒的UBI有什么本质区别呢?更重要的是,这会不会产生大量永远依靠JG的人?因为在长期的市场竞争中,这些人已经被证明不具备追求效率的资本主义经济所需的技能,那么即使私人部门开始扩张,他们也不可能被私人部门雇佣。那么,JG就变成了一种福利制度

小结一下,MMT似乎和主流经济学派在更高的意识形态方面存在一些冲突。而主流派也明显感觉到了这点,因此对MMT的“大政府”主张非常警惕。虽然,MMT一直强调自己的理论同时适用于“大政府”和“小政府”,但其政策处方无疑将政府干预能力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近日,在大量MMT“口水战”中,三位MMT思想领袖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脱颖而出。多年来,MMT一直对自己的通胀理论含糊其辞,即不知道如果通胀上升,他们实操中会怎么做。而这篇文章则直接回洪慧真应这点,并详述了他们的应对措施 (下面)。那么,MMT露出真“原色”了吗?各位读者可以自行判断。

  • 价格管制
  • 积极拆分美国经济行业巨头
  • 更多监管规则
  • 更多政府职能机构
  • JG计划,工资下限
  • 由更多政府机构全权决定价格

作者:钟政昊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智堡立场;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确认后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初见智堡,欢迎关注我黄驿涵们的公众号(zhi666bao);喜欢我们的文章,敬请帮助我们分享传播。喜欢智堡,欢迎使用我们的APP、小程序。常驻智堡,请订阅智堡精选,支持智堡的通天之旅。